丝瓜视频网页版怎么删除

() 缘分这东西,还真没人能说得清。

正所谓世界虽大,有缘则小。

还是那句老话,缘,真是t妙不可言。

不过话说回来,听完赵弘济的讲述,那只掳走紫毛灵狐的鬼怪其本来目的并不是狐狸,而是赵弘济的儿子,很可能是一路尾随跟过去的,当看到紫毛灵狐的时候这才起意。

正因为临时起意,也说明它要是想炼制灵狐神丹的话需要更长的准备时间。

得知这一点除了让营救时间大大宽裕之外,最重要的则是那只鬼怪的目的。

寻常鬼怪不论用何种方法勾引凡人,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吸食生气。

生气不仅仅是支撑活物生命的基底,同时对鬼怪来说也是大补之物,可以帮他们加速修行或恢复伤势。

被吸食的凡人会感到疲惫、无力、容易生病,严重者甚至会直接死亡,决不可轻视。

然而掳走紫毛灵狐的鬼怪似乎并不以吸食生气为主要目的。

之前在友安城大牢外,虽然只是见过赵弘济的纨绔儿子一面,但在场不是修士就是妖怪,如果那纨绔被吸食过的话早就被发现了。

可事实是那纨绔不仅活蹦乱跳,而且气血旺盛到还能用下半身思考,觊觎人家狐狸两姐妹的美色,这当然不是被吸食过生气的样子。

肤光胜雪纯净美眉樱花树下写真

也就是跟赵弘济所说的一样,那鬼怪是真心想收个徒弟。

至于教了什么?

要知道,未筑基的修士是无法使用法术的,再弱的法术都不行。尤其修行时日尚短的修士,若是强行使用必然会被抽干。

想当初林天赐数年苦修所积攒的真气,都不够用一个火灵咒,这是质的差异,真气和法力差太多了。

赵弘济的纨绔儿子既没有修行过的痕迹,更没有什么法力修为,从表面看完就是个普通人。然而赵弘济却说他儿子能从手中射出火焰和冰霜,而且并不会累个半死直接躺尸。

那么真相就简单了,结合青龙山上布设在阵石上的魔文猜测,那鬼怪教授的其实是魔法。

这画风又不对了……

东神州应该是没有真正懂得魔法的魔法师,尤其是本土居民,百姓对于魔法可是当成了邪法避之不及,不然爱娜的那些魔法道具应该能卖个好价钱才对。

没人会,由人变成了鬼怪自然也不应该懂得魔法才对。

难不成是从西方跑来的鬼?还是西方人死在东方变成的鬼?

话说咱东方的地府还收从西方来的鬼吗?这户口咋算?算不算跨省执法?

脑子里的想法越来越歪,不过有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

这只鬼怪肯定有些道行,毕竟寻常小鬼别说什么魔法了,就是有多少自我意识都有待商榷。它的行动目的性明确,肯定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打发的家伙。

赵弘济讲完前因后果,有点紧张的看着林天赐,尤其当他沉默不语的时候。这让他觉得自己那个喜欢惹祸的倒霉儿子可能真的摊上什么大事儿了。

好半天,他才试探道:

“此事……”

“此事我应下,实不相瞒,青龙上的那鬼怪可能追着你儿子去了友安城,在那里抓走了一名日月阁的弟子,我便是一路追过来的。”

仔细想想,还是不把赵弘济他儿子在友安城惹事的情报说出来,反正没多久从友安城来的公文中肯定会提到,到时候那小子免不了竹笋炖肉块,皮带炒肉片。

神符门的大名响彻东神州,即使是凡人中也是大大的有名。赵弘济一听林天赐答应,顿时松了口气,赶紧行礼道:

“那就有劳姐夫了。”

卧槽!你还叫上瘾了?!

林天赐对玲珑确实有那么点意思,但你要是让他来说,他肯定说不清楚。

这本就是挺别扭的事儿,再说也并不是需要着急的事情。

修士有上千年好活,谈了几十年恋爱再研究成亲的也不在少数。

结果好像莫名其妙的,林天赐突然多了个比他年龄大快三倍的……小舅子?

话又说回来,怪不得以前问玲珑年纪的时候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从赵弘济的年龄来看,玲珑少说也有四十往上了。

不过玲珑用眼神散发着无形的压力,像是在说‘我永远都是十六岁!’。

好吧,就当她十六岁吧,跟女人纠结年龄的问题就是自找没趣。

又得到了一些新的情报,林天赐描述了一下金羽隼和孟文彦的外貌特征,让赵弘济派人去客栈请他们过来。

三人见面以后又商量了一下,毕竟那鬼怪似乎懂得魔法这种修士们一问三不知的神奇技巧,多准备一下准没错。

最终三人得出结论,简单概括起来就俩字。

揍他!

这好像商量了等于没商量……

通个气告诉他们一声主要是让两人有个心理准备,战术战略上的安排还真是没辙,魔法这玩意儿谁也不懂啊。

除此之外,林天赐还让赵弘济派官兵衙役将青龙山封锁,主要是为了防止附近的村民为了砍柴什么的跑上去捣乱。

等下他们会亲自上山掏了那鬼的老窝,如果激战正酣的时候有个凡人跑进来,那就真的是太悲催了。

有官府方面的协助确实方面不少,赵弘济作为巡抚钦差自然权利很大,一条条命令发布下去,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行动起来。

三个对付鬼怪的主力自然也趁官兵衙役在山下忙活的时候上了山。

由于之前玲珑领着林天赐走了一遍,凭修士的记忆力不需要再领路也能顺着原路找回去,所以玲珑现在依旧跟往常一样呆在冰魄蓝玉里。

这也确实说明青龙山上的那鬼怪就学了一点大空派阵法的皮毛,或者干脆就是偷学自己研究的。

照猫画虎将阵法搬过来,一点额外变化都没有,完不了解其原理。如果是系统学习过阵法,不可能仅凭‘原路返回’就能穿过大阵,正宗的阵法可是在不停变化的,需要一边验算一边推进才行。

重新站在鬼怪躲藏的溶洞前,三人对视一眼,纷纷抬脚走入洞窟之中。

洞中鬼气弥漫,浓度非比寻常,就好像附近的鬼气都集中在了洞穴之内一样。若是凡人误入其中,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一命呜呼。

林天赐和孟文彦是修士,一进去体内功法便自行运转起来抵御侵蚀的鬼气,让他们两人身上亮起一层蒙蒙灵光。

金羽隼属于妖怪,本身并未学过任何仙家功法,也没办法学,只能在身上贴了一**天赐出品的安宅符,避免鬼气侵入。

溶洞之内本就阴冷,加上鬼气浓郁,让三人有种自己踏入了个千年老坟的错觉。

泉州水系发达,在水流侵彻之下溶洞的数量非常多,不论地上还是地下都有。

只是这座溶洞里面虽然阴冷但却干燥,应该是早就干涸的溶洞,比较令人在意的就是地面上有许多倒塌掉落的石笋或钟乳石。

这都是在浓郁鬼气侵蚀下的铁证。

三人顺着洞窟往里面走,孟文彦头上贴着同样由林天赐出品的光明符走在最前面,作为剑修他的感知灵敏,探路是最合适的。

虽然头上顶个发光的球一脸严肃的样子让林天赐憋笑憋的很难受。

金羽隼头顶也贴着光明符,由于他并没有什么神通,硬要说的话就是速度和力量还凑合,比较中庸,所以让他殿后。

林小哥儿本身就十分灵活,加上擅长法术,让他居中前后支援。

不过他头上可没有顶着光明符,正好有此机会,他便试了试新买的光亮术魔杖效果咋样。

这东西使用起来和符一样非常方便,只要按下魔杖底部的按钮,将魔杖杖尖对准要释放的目标即可。

一经施展,林天赐就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并不属于法力的能量从魔杖中喷薄而出,很是微弱。

但它组成了一颗网球大的光球,慢慢悠悠飘到林天赐头顶,悬浮在他头上二三十厘米的位置。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顶个球用。

实验结果多少有点失望,看来西方的魔法跟东方的道法也是一个德行啊……

做好准备的三人顺着洞窟一直往更深处走去,且洞窟似乎很深,走了百多米依旧没有看到头,也没有看到任何岔路。

直到过了十多分钟,在弯弯曲曲溶洞内转悠的三人总算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

并指成剑,孟文彦朝地上的一块倒塌的石笋点了一下。

一道剑气从指头中迸发,砰的一声轻响让石笋往边上滚了滚。

随即,石笋压中的地面爆发起激烈的电光,噼噼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一道古怪的法印伴随着电光转瞬即逝。

孟文彦皱了皱眉头:

“这是什么法印?林兄可有头绪?”

林天赐早就想好了将来要成为一名法修,对于神符门中的法术资料也非常留心,虽然不会用,但也认识不少法术。

“有点像雷纹印,但又有些类似电光纹,可能是西方的一种闪电属性的陷阱法术。说不定还有其他的陷阱法术,咱们恐怕要更加小心一些。”

林天赐说的这两种法印都是很难缠的类型,雷纹印威力很强,一不留神踩上去绝对会爽翻天,而电光纹相对威力较少,却隐蔽性更高,很难被察觉得到,都是非常难搞的类型。

不过林天赐想多了,被孟文彦激发的法印其实只是一个相当于8品道法的闪电符文,但这玩意儿可是真真切切的魔法……

头像

About the Author: admin